女权、阶级、甜美的空气

我本人是一个纠结的女人。

从青春期的“厌女症”到出国后的“女权主义者”再到后来的“反伪女权主义者”,我一直信奉江山是靠自己的拳头打下来的。若不为自己发声,没有人会替你发声。

所以我对全职太太们、并不志存高远的女孩子们、乡镇中的普通女性,都怀有理性的冷漠。

你自甘堕落成男权的附属品,我为何要替你说话?

直到见识了精英女性对普通女人的极尽冷漠和羞辱,我才惊觉自己曾是“何不食肉糜”般荒唐。

就好像什么呢,就好像占据社会资源的“贵族”阶层们对穷人们说,你自己又懒又馋又不努力,反而来仇富?

话占三分理,可也占七分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理直气壮。

她们的选择没有很多。更何况还受着周围本来就不大的生活圈子的反复洗脑。

我们看着《摔跤吧,爸爸!》里面的女孩子们,到了十几岁只好嫁人,多么荒诞多么无稽啊!可是在她们的社会里,又有几个能够有这样的爸爸和机会,去尝试另一种离经叛道的生活?与此同时,银幕前面的我们,反而批评着父权太过强势控制着女儿的人生,简直就像,就像什么呢?

就像是,农村地区的一个抵抗周围闲言碎语的攻击的父亲,一定要女儿去上省城的高中而不是回家养猪嫁人,而我们在批评他:你怎么不让女儿自由选择呢?

自以为的自由意志,真的是自由意志吗?

说到这个我很想再来说说美国那些甜美的新鲜空气。

领袖就像一家之主,对待民众就像对待青春期的孩子。这些孩子们年轻气盛,一点就着。作为家长,最烦就是窝里反。赚钱养家(发展经济)、处理人际(外交策略)、维护权威(教育孩子)已经够烦的了。要是孩子交上什么叛逆的朋友,天天鼓动孩子离家出走寻求自由反抗权威,那简直是火上浇油。

且不论家长和孩子谁占理更多,横向对比一下你家我家他家,基本上都是一个套路。稳定家庭、努力赚钱,才是一家之主最操心的事情。

咱们举个例子。小明的爸爸懒得讲理,反正讲了小明也听不懂,干脆一刀切,说不行就是不行,没有那么多为什么,气的小明大喊坏爸爸。

而小红的爸爸是个心机男,发现小红懂得太多,不好糊弄,那就举着民主的大旗,让小红“自由表达”,实际上暗中注视着舆论关系。虽然从环境上营造出自由的气氛,但小红思想的边界早就被牛逼的爸爸给圈好了,所以再怎么折腾也还是在圈子里造。

这样下来,一对比隔壁家小明的水深火热,小红真是觉得自己有个好爸爸。有时候还充满正义感地帮助小明一起声讨他的坏爸爸。

实际上谁比谁更自由多少呢?两位爸爸就静静地看俩孩子闹,时不时交流一下育儿经验。关系虽不说好得蜜里调油,但也是相爱相杀。谁少了谁还不行呢。

我就问问天问问地:小红怜悯小明的时候,究竟是谁更值得怜悯?反正都是孩子,谁家的空气比谁家更甜美呢?

Advertisements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